与博郡合资新能源车 一汽夏利能否被救赎?

 
http://qicheyongpin.cc 发布时间 2019年5月9日  浏览 164 次


  业内认为能否最终实现共赢有待验证;一汽夏利或借此解决与一汽轿车的同业竞争

  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4月29日晚(简称“一汽夏利”)发布《关于拟成立合资公司的框架协议书》公告称,一汽夏利已经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博郡汽车”)签订框架协议书,共同成立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这场“联姻”目的很明显,就是各取所需;一汽夏利渴望通过新能源汽车实现自救保“壳”,博郡汽车通过合资公司可以获得入场证——生产资质。不过,业内也对两家公司抱团能否真正实现互相取暖存有怀疑。

  合资抱团意在各取所需

  一汽夏利在公告中称,为实现资源优势互补,共同开发新能源汽车市场,谋求更大的经济收益;一汽夏利拟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在一汽夏利公司所在地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

  一汽夏利和博郡汽车双方都在公告中表示,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充分利用现有产能,充分发挥其在整车生产制造方面的管理和技术经验积累,利用博郡汽车在新能源产品开发和机制方面的优势,双方实现优势互补。

  双方并没有透露博郡汽车的出资情况、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以及各占股比的情况。公告中只提到合资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将由双方友好协商确定,博郡汽车同意合资公司本着双向选择的原则,优先并尽量多地聘用一汽夏利员工,同时保证在未来的产品投放和规划中,优先保证合资公司的产能得到利用。

  有消息称,博郡汽车将以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入股并拥有决定控制权,未来一汽夏利的债务也将转嫁到合资公司上。但在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看来,“虽然双方没有透露过多信息,但毕竟一汽夏利是国企以及有天津国资委的背景,双方的话语权应该是均等的,股权的比例分配应该是50:50。”

  业内普遍认为,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组建合资公司就是为了抱团取暖,一汽夏利希望通过新能源汽车实现自救和“保壳”,谋求发展空间;而博郡汽车则是为了得到造车资质。

  一位汽车分析师分析称,“博郡汽车的意图其实很明显,就是瞄向了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博郡汽车也在公告中直接回应了这一点——“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将帮助博郡汽车正式获得国家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高效可靠的生产基地。”

  一汽夏利能否借机被拯救?

  业内认为,作为曾经的国民品牌,一汽夏利在激烈的汽车市场竞争和行业洗礼中一路掉队,如今已卖光了最值钱的资产,选择牵手造车新势力,试图通过新能源汽车实现自救,成为一汽夏利为数不多的途径之一。

  发布合资公告的同日,一汽夏利还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一汽夏利营收约为13.49亿元,同比下滑6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9亿元,同比增长10.75%。曹鹤分析称,一汽夏利净利润之所以相比去年有所增长是因为很多亏损项目都归于上一年,但本质还是亏损,主要问题还是产品力不强、缺乏核心竞争力,销量不佳。

  去年在出售15%一汽丰田股份之后,业内普遍认为一汽夏利已成为一个干净的“壳资源”,但这个拥有生产资质的“壳资源”却并不好卖。“一汽夏利丧失了很多机会,随着退市制度日益完善以及科创板的成立,一汽夏利的壳资源会越来越难卖。”曹鹤坦言。

  不仅如此,上述汽车分析师表示,“一汽夏利某种程度上已是弃子,一汽集团不愿意再为其出资补亏,而选择让一汽夏利自谋生路。”对于仅剩下骏派品牌的一汽夏利而言,牵手造车新势力似乎成为其谋求未来继续发展的唯一途径。

  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高速发展,拥有生产资质的一汽夏利在这个市场上还未过多涉猎。与博郡汽车合资成立新能源汽车公司,业内有观点认为一汽夏利或将借此转型新能源平台。在整体汽车市场遇冷的大环境下,一汽夏利借助造车新势力,一方面可以释放过剩的产能,另一方面在保留骏派品牌的同时也能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实现自救。“一汽夏利还是会维持骏派品牌,即便是未来加大新能源汽车发展力度,也不会放弃根本。”曹鹤表示。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一汽夏利“联姻”博郡汽车是无奈之举。“卖壳无人接盘,又没有找到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合作伙伴,一汽夏利选择与博郡汽车合资是无奈之举。”在曹鹤看来,“一汽夏利押上了与整车相关的土地、厂房、设备等,是因为它既没有拿得出手的资产,也没有钱。”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一汽夏利的流动负债约为13.3亿元,高于流动资产。这除了表明一汽夏利的“穷”,也意味着未来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的合作中,前者或要背负巨大的资金压力,这对本就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此外,虽然博郡汽车承诺解决一汽夏利员工工作问题,但两者业务区别明显,能否顺利解决也是未知。

  因此业内对于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合资前景也存有怀疑。在汽车市场快速发展、环境严峻的当下,一汽夏利本就顽疾难治,博郡汽车未来不可知,双方合资能否实现真正的共赢还有待市场验证。“两家合资之后的情况到底会是什么样,一年以后再来看。”曹鹤说。

  或解决一汽内部同业竞争问题

  此次合资除了或将有助于一汽夏利获得重回主赛道的机会,或许也将有利于解决其与一汽轿车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目前,距离一汽夏利与一汽轿车承诺解决同业竞争的最终期限6月28日仅剩一个多月的时间。今年3月一汽轿车以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购买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全部股权,完成资产置换之后,一汽轿车主业将变更为商用车的开发、制造和销售。从业务形态来讲,完成资产置换的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已经区别开。“划转一汽解放股权只是第一步,后续还会将其他资产转移到一汽轿车。”曹鹤说。此外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一汽轿车上市公司正在筹划退出A股。

  业内分析认为,在一汽轿车完成资质置换之后,处境尴尬的一汽夏利也必然有所动作。此次合资组建新能源汽车公司,或许意味着新能源汽车将成为一汽夏利的新业务,这样也能与尚无新能源产品的一汽轿车形成互补,某种程度上助力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但在曹鹤看来,即便在承诺期前能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一汽集团仍很难在短期内实现整体上市,“一方面资本市场情况多变,另一方面一汽集团旗下业务多,需要一定的时间整理。”不过曹鹤认为,在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规划中,一汽夏利并不包含在内。存空间。”上海市循环经济协会秘书长陈清说。

  《管理办法》强化了环境保护方面的要求,在报废机动车回收企业资质认定条件中,增加了存储拆解场地、设备设施、拆解操作规范等方面的规定。同时进一步明确生态环境主管部门的事中事后监管职责,加大了对有关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付炳锋认为,原来的行业规定是2001年出台的,这次新规的出台顺应了市场需求,特别是环保上的要求很高,对企业资质的要求进一步明确,与整体提倡生态环保的大环境是紧密相关的,有助于规范行业发展。

  报废汽车“绿色”拆解前景可期

  若将以“资源-产品-消费”为形态的产业比作循环经济中的“动脉”,以保护环境为目的的资源再生利用产业则可看作“静脉”经济,汽车拆解回收就是“静脉”经济的一种。

  一些企业看到了汽车回收拆解市场的发展前景,并率先开始了探索。比如,自主研发建成机动车拆解流水线,将回收与拆解合并作业,实现了报废机动车一站式、市场化。

  “各地对汽车拆解的环保要求越来越高,这让我们早一步实现‘绿色’拆解的企业尝到了甜头,现在我们一年能够拆解机动车10万辆。《管理办法》的出台进一步提高了行业的环保门槛,让我们看到市场前景可期。”鑫广再生资源(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费文磊说。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看来,报废汽车回收产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国报废汽车拆解企业、回收网点都还不够多,汽车拆解的整体技术水平有待提高。

  除了提高环保门槛、提升技术支撑,规范市场管理更是行业发展的重要保障。

  “长三角一体化带来了汽车拆解产业发展的新契机,应在相关部门指导下,构建长三角地区统一规范的高标准报废车回收拆解体制机制,取缔非法的回收和拆解地下工厂,建立规范的分区域划分的拆解基地,制定相关法则,鼓励要素间自由流动,建立形成统一、规范、开放的市场体系。在区域试点的基础上,进一步将市场规范推向全国,使废弃机动车的拆解利用率进一步提高。”陈清说。

相关搜索词: